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中高强被三眼拿枪打死是在第几章?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三眼挑目看了他一眼,扔掉烟尾,说道:“时间到了。”说着,他手臂一抬,将枪口顶在高强的心口窝。

  他顶得很用力,高强身形一震,退后一步,可是三眼枪口的力气不减,仍逼得他连连后退。很快,高强退到崖边,身后便是悬崖,再无路可退。

  子弹怒射而出,打在高强的心脏处,他身子受子弹的冲击力,仰面而倒,摔进悬崖之下的浩瀚的大海中。

  高强:文东会飞鹰堂堂主,文东会三巨头之一。最早跟随东哥的兄弟之一,为人沉着冷静,心思细腻,淡薄名利。

  谢文东: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》主人公,中国黑道第一人。文东会老大,北洪门掌门,香港洪门掌门,洪门联盟盟主,中央政治部中校,东兴集团董事长,洪武集团董事长,东亚银行董事长,日本洪门幕后老大,荷兰洪门幕后老大,洪门望月阁幕后领导人,安哥拉银行股东,洪天集团股东。武器是金刀(金鹏送)和银枪。

  张志东(三眼):文东会龙堂与小龙堂堂主,文东会三巨头之一。最早跟随东哥的兄弟之一,为人极重义气,深受众兄弟爱戴,文东会的二号人物。

  李爽:文东会虎堂堂主,文东会三巨头之一。最早跟随东哥的兄弟之一,性情豪爽,大大咧咧,不拘小节。

  金蓉:前任北洪门掌门金鹏孙女,喜欢谢文东。曾被谢文东所救。目前是谢文东未婚妻。

  五行兄弟:金眼\土山\木子\水镜\火焰,谢文东的贴身保镖,枪法和身手都是百里挑一。

  孟旬:原南洪门高级干部,后晋升为八大天王之一,头脑精明,南洪门唯一能和谢文东在计谋上一较高下的人,后被谢文东用反间计收为麾下。

  展开全部是东北之乱的开始,没有打死,三眼留了个心眼,把钢质的打火机放在高强胸口处,然后用枪抵住胸口一直到悬崖边开了枪,把高强推下悬崖,虽然没打死,但是伤的很严重。。。。。。上海一男子被曝开阿斯顿马丁诈骗白富美,。。

  陈百成揉着下巴,心里暗暗寻思着,飞鹰堂的战斗力是相当强的啊,别看他们只有二百人,已方有数百人,真打起来,结果虽然是已方能大获全胜,可是损失也不会小,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能减少损失就应该尽量减少损失!想到这,他嘿嘿一笑,说道:“好!你是飞鹰堂的堂主,发生叛变,你当然是罪魁祸首。”说着,他点点头,环视飞鹰堂的众兄弟一眼,大声说道:“我相信,飞鹰堂的大多兄弟都是忠于文东会,忠于东哥的,我不为难你们,现在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  高强转回头,慢慢看了一遍这些和他曾出生入死的兄弟,心中一酸,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说道:“大家,都走吧!”

  “强哥……”一名青年说道:“你说过,做兄弟,要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!我们不会走,会留下,和强哥并肩作战!”

  高强胸口一暖,微微笑了笑,点头道:“好,不愧是我阿强的好兄弟……不过,你们现在必须要走!”

  见众人仍眼巴巴地看着自己,一动也不动,高强扯开衣襟,背对众人,大声喝道:“谁还站在这里,谁就不是我飞鹰堂的弟兄!”他不敢看众人那充满期盼的眼神,他怕自己会狠不下心来,留下众兄弟。这些人,有的是他刚出道时就跟在他身边的,有的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,他们跟随在自己身边,南征北战,流血流汗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群兄弟惨死在这里。

  一听这话,飞鹰堂众人皆打个冷战,眼中含着泪,不少人已哭出声来:“强哥……”

  二百飞鹰堂兄弟,都擦着眼泪,慢慢走下山,每个人在走过高强身边的时候,皆恭恭敬敬深施一礼。

  贾军文没有动,而是悄悄拉住一名兄弟,说道:“下山之后,通知其他兄弟,立刻回H市,去找战英战大哥,让他们组织飞鹰堂兄弟,为强哥报仇!”战英是飞鹰堂的副堂主之一,留守H市,飞鹰堂的主力也都在H市。

  “我会留下,就算要死,我也和强哥死在一起!”贾军文拍拍那兄弟的肩膀,说道:“兄弟,赶快走!DL……已经没有我飞鹰堂容身之地!”

  贾军文一笑,说道:“男子汉,大丈夫,流血不流泪,哭什么哭?!”说着,他推了一把这名兄弟,扬头道:“再不走,就来不及了,快点!”

  贾军文走到高强身边,和他并肩而战。高强看了他一眼,目露惊讶,疑道:“军文,你怎么还不走?”

  “嘿嘿!”贾军文憨憨的笑了一声,说道:“强哥,做兄弟的,有今生,谁知道还有没有来世,我老贾这辈子净做错事了,没做对过什么,但是,我最正确的选择就是跟在强哥身边,即使敌人刀枪的时候,我感觉也很幸福啊。我……只是想留下。别赶我走,我只是想在强哥身边。

  说着话,贾军文握住高强的手腕,手掌慢慢下滑,接过他手中的砍刀,扭头看向陈百成,大声喝道:“陈百信是我杀的,你有种的就冲我来!”

  陈百成看了他一眼,这时,一名陈百信的小弟跑到他近前,在他耳边说道:“成哥,食品安全惩戒力度还须加大市场监管总局网站27日刊发关于19批次食,信哥确实是这家伙杀的!”

  “哼!”贾军文冷哼一声,说道:“我不仅会杀他,也会杀你!”说着,猛然提刀,向陈百成冲去。

  “嘭!”贾军文身子一阵,胸口的衣服破碎,血,从里面流淌出来,他顿了一下,接着长吼一声,又向陈百成从去。

  想不到他如此凶悍,身中一枪,还能向自己冲来,陈百成吓得连连倒退,手中的扳机连扣。

  嘭、嘭、嘭——贾军文身上血花飞溅,被无情的子弹打得满是血窟窿,可是他声都未吭一下,身子继续向前冲去。

  啪啪啪!陈百成手中的枪开始打空响,一俊子的子弹,都已打完,抬头看向浑身是血,手举砍刀的贾军文,他吓得怪叫一声,站立不住,跌倒在地。他手脚并用,在底墒连滚带爬地向己方阵营退去。

  当贾军文冲到陈百成近前时,他身形一震,踉跄两步,跪倒在地,手中砍刀往地面一支,稳住身行,慢慢地垂下头。

  陈百成慌张地爬起身形,见贾军文一动也不动,心里嘀咕道:这家伙是不是死了?正当他寻思着,贾军文猛的一睁眼睛,砍刀横着挥了过去。

  “啊…………”陈百成惊叫一声,只觉得小腹一凉,他迎面而倒。躺在地上,他抬起头,用手摸了摸肚子,手里都是血。虽然他闪躲得很快,但贾军文这一刀太突然了,还是伤到他的皮肉,刀尖在他发福的肚皮上划出一条四寸长的口子,伤口不深,可是也把他吓出一身冷汗,他对左右的众人大叫道:“杀了他,快杀了他!”

  扑、扑!他连出两刀,砍翻两名大汉,其他人见高强动了刀子,吓得如潮水般退去。

  这时再看贾军文,已被乱刀砍得不cr形,高强仰面长吼一声,扭头怒视陈百成。

  陈百成咄咄嗦嗦从口袋中拿出一支新弹夹,放入枪中,对准高强就准备开枪。三眼一把拉住他的手腕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让我来!”

  怔怔地看着三眼一会,陈百成迎面大笑,不过,他的笑很快又收了回去,肚子上的伤口随他的笑而传来一阵阵剧痛。他掏出手帕,将肚子上的伤口捂住,点头说道:“好啊!三眼哥要大义灭亲了,真是出人预料啊,呵呵……”说着,他将枪往三眼面前一递,嘴角挂着残酷的笑。

  让三眼亲手杀掉高强,世界上实在没有比这更精彩的好戏了!陈百成乐得嘴巴都合不拢,看着自己平时最恨的、又是踩在自己头上的两个人互相厮杀,对他来说是种变态的享受。

  高强看着三眼,垂首苦笑,将手中的开山刀扔下,说道:“如果你杀我,我不会还手。”

  三眼到了高强近前,幽幽说道:“我只是想弄明白一点,你有没有和山口组的人私通?”

  “不是我不相信,而是,你的家里有山口组的人,而你又在这里和山口组的人会面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”三眼大声吼道。

  自己家里有山口组的人?高强没有听明白三眼的一意思,不过,这时候他也懒得去解释,解释清楚又能如何,这一切明显都是算计好的,三眼和自己一样,都是自身难保。他笑了笑,长叹一声,没有说话。

  三眼眉头一皱,慢慢抽出烟,自己叼起一根,又递给高强一根,随后,掏出打火机,先给自己点燃,然后帮高强点上,他深深吸了一口,拍拍高强的肩膀,说道:“强子,这可能是我和你在一起抽得最后一根烟了。”

  三眼挑目看了他一眼,扔掉烟尾,说道:“时间到了。”说着,他手臂一抬,将枪口顶在高强的心口窝。

  他顶得很用力,高强身形一震,退后一步,可是三眼枪口的力气不减,仍逼得他连连后退。

  子弹怒射而出,打在高强的心脏处,他身子受子弹的冲击力,仰面而倒,摔进悬崖之下的浩瀚的大海中。

  (ps:“一腔血,流不尽,英雄本色。”选自九十年代的歌曲《中华武魂》,一首让人听后,这辈子也很难忘记的歌曲。)

  写这章的心情恨压抑。高强死了,为什么死了?高强没死,为什么没死?……)